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租客网的房源怎么对接?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9月03日 10:03

房源下面都会有预约看房的通知,预约之后会有客服联系您。

相关推荐

租客惠:避免沦为炮灰,商家该这样做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8月31日 09:50

沃尔玛中国迎来首位女性CEO 任命朱晓静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

导言:沃尔玛中国任命朱晓静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5月8日起生效。加入沃尔玛之前,朱晓静担任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全面负责公司在中国大陆、香港特别行政区及台湾地区的消费品牌、餐饮服务、战略客户及牧场业务。  沃尔玛中国任命朱晓静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5月8日起生效。现任总裁及首席执行官陈文渊在沃尔玛工作三年后,因个人家庭原因将离开沃尔玛,返回新加坡与家人团聚。  加入沃尔玛之前,朱晓静担任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全面负责公司在中国大陆、香港特别行政区及台湾地区的消费品牌、餐饮服务、战略客户及牧场业务。  “中国零售业正在经历颠覆性的变革,有一位以‘消费者为中心’作为其核心价值理念,对企业数字化运营有深入理解并富有创新精神的CEO,在陈文渊过去几年取得的杰出成绩的基础上,继续带领沃尔玛中国创造佳绩,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沃尔玛全球执行副总裁、沃尔玛全球采购及亚洲区首席执行官岳明德(DirkVandenBerghe)表示:“朱晓静对于恒天然的整体业务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通过渠道变革、拥抱数字化、持续创新等举措对品牌进行升级,旗下的产品也在多个品类中稳获市场份额第一。此外,她还带领恒天然成就了最佳雇主品牌,这与沃尔玛的价值观十分吻合。”  在2011年加入恒天然之前,朱晓静在霍尼韦尔、麦肯锡等多家跨国公司担任领导职位,她的职业生涯横跨亚洲、北美、欧洲,涉足多元行业。朱晓静还是阿斯本研究院(AspenInstitute)中国学者项目的首批学者之一,也是阿斯本全球领袖网络的成员及中国首位论坛主持人。作为本土成长的杰出管理人才,朱晓静拥有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以及北京外国语大学西方研究专业学士学位。    沃尔玛中国任命朱晓静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  陈文渊将于6月15日正式卸任沃尔玛中国总裁及首席执行官。他于2017年加入沃尔玛,在管理沃尔玛中国的三年中,领导沃尔玛大卖场和山姆会员商店两大业态在中国的业务拓展,并以其亲民和蔼的领导风格以及洞察消费者行为习惯的敏锐眼光,获得同事和合作伙伴的高度评价。近期,陈文渊在沃尔玛中国应对新冠疫情中更是发挥了非常重要的统帅作用。  岳明德表示:“从我们首次获悉新冠肺炎病毒在中国传播的那一刻起,陈文渊就全身心投入到应对疫情的工作当中。他将保障员工的健康和安全作为首要任务,同时推动与各地政府部门的协作,确保我们的门店正常营业以服务好我们的顾客与会员的每日所需。随着中国的疫情防控取得进展,陈文渊迅速总结中国市场的成功经验和最佳实践,分享给沃尔玛美国及其他国际市场。他的领导力对于沃尔玛在全球范围内应对疫情的速度和成效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2020年05月07日 11:52

租客网:租客网开展一系列措施,不断提高租客的体验感!

日月如梭,转眼改革开放也40多年了,这四十多年里我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离不开每一个人的努力,而作为国家发展的中流砥柱,绝大多数进城奋斗的年轻人,都曾经历过一段或长或短,或悲或喜的租房岁月。“合作式”消费早在1978年被提出来,但在21世纪到来之前,仍旧是不温不火。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国实行经济改革,可是由于转制的原因,经济环境极度恶化,首要原因就是承租方拖欠租金,更有甚者挪用融资来租用固定资产,希望能够折旧款,亦或者直接变卖之前的租赁资产,这样的行为直接破坏了原本就脆弱的租赁市场。直到20世纪末,我国的信用体系已经初步建立,各种风控保障也有体现。1997年以后,国外的IT产业相继进入中国租赁市场,但他们的租赁对象尚且还只是政府、金融机构等之类的小环境。直至今日,类似租客网这类大型租赁平台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国的租赁环境。在这短短十几年里,租赁市场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以唯一专注于互联网租赁的平台租客网为例,首先租客网规范了平台的信用体系,确保了平台所有用户的素质问题,为平台所有交易提供的基础保障。在信用得以保障的基础之上,租客网开展一系列措施,不断提高租客的体验感,例如“单边收费”。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市场上不同的租房群体对租房都有不一样的需求,但要提到最令租客烦恼的问题“高额费用”绝对首当其冲。所谓“单边收费”就是除了房屋租金等日常费用之外,不收取租客任何费用,降低了租客房屋租赁的成本,减轻了租客群体的经济压力。在为租客解决各项费用带去的压力的同时,租客网还要保障每一位租客都能租到称心如意的好房。利用大数据与“租客百科”租客网轻松将这件事成为现实,大数据能够给出房源、均价、租客的时长等关键因素以供用户租房、佐证,也能充分避免因为消息不对称而掉入到租房陷进。而“租客百科”更是轻松让租客了解到每一处房源的精准信息,以及周边商圈,教育,交通等问题,租客网“租客百科”中的信息以及图片,大部分都是租客网工作人员实地考察得出的,让租客在寻找房源时避免弯路,更透彻的了解真实信息。

2020年04月30日 10:44